使然

懒癌晚期+暂时性失忆症,是个有点自卑又很喜欢碎碎念的人呢

眉眼带笑(3)

OOC
OOC
OOC

  安岩冷眼看着群魔乱舞的一群人。
  胖子和江小猪,罗平三人喝嗨了一样胡乱的划拳,如果忽略掉他们手里的可乐的话。
  包姐和瑞秋两个人激动的讨论着谁谁家的粉底不浮粉,谁家的眼影比较服帖显色度比较高,谁谁家的化妆品重金属严重超标……简直可以开个研讨会,她们甚至因为谁家的眼影盘比较好而吵……辩论了起来。
  安岩冷静的喝着柠檬水看着他们。
  神荼走过来,端着一杯矿泉水。
  “不去跟他们一起?”
  “啊不了不了,感觉他们那边很可怕啊。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家写教案的……”安岩头疼的捏了捏眉心。
  “怎么?不喜欢?”
  “啊啊啊不是不喜欢,而是感觉自己完全参与不进话题啊……”
  可不是吗,纵观这场名为八二班全体教师聚会的场子,能感受到的只有神经病的气息,与之相比,在角落安坐撸串的卡卡雅和丰绅简直是一股清流,而从始至终,端坐在沙发上喝着柠檬水,录着视频的安岩宛若背负圣光。
  啊,这污浊的世间怎么会有这么老实的人!
  “家里的猫肯定又不安生了……小没良心……我整天为祖国的花朵日夜操劳,它却从早上四点睡到晚上十点……嫉妒使我丑陋。”
  神荼没说话,安岩稍稍偏了偏脑袋,发现神荼盯着墙角,眼神没有聚焦。
  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发呆很没礼貌诶!
  原谅他原谅他当然是选择原谅他。
  安岩深吸一口气,拿起手机,打开了音乐播放器,轻柔的移到了神荼的耳畔:
  “鸳鸯茶~鸳鸯tea~你爱我~我爱你~你的爱,像花一样美丽~”
  神荼被3D立体环绕音深深地震撼了,他的心灵受到了洗礼,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使他拨开了安岩的手,站起来朗诵起——
  一句话:
  “再见。”
  等等!等等神荼!
  安岩有点忧伤,他是糖,他甜到忧伤。
  明媚的灯光使他的眉眼变得迷蒙起来,像是笼在一层黑色的雾里似的。
  于是带领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责任感激励着他,他站起来,拿起了从没有人用过的KTV麦克风:
  “今天,我们欢聚一堂,但是,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,转眼间,八二班教师聚会就要结束了,现在,我给大家献上一首——难忘今宵!”
  “哎呀散伙散伙,明天有课的噻,回去睡一觉啊都。”
  “知道了知道了,走起走起……”
  安岩眨了眨眼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嗨呀好气!
明明国庆假到八号我却五号就得往学校奔去,
而且只有我们一个班这么早开始学习?
不行我得走.jpg
所以码字变得格外艰难……
国庆作业才做完五号六号七号的作业就压了过来……
但是!我还活着!我要码字!
大概这几天就是这样的,更新会持续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眉眼带笑(2)

OOC
OOC
OOC

         主任老张头默默看了看全年级成绩表排名倒数的的那几个,红色的大字:所属班级:八年级二班。
  啊,冷静,静心。
  看着窗外的阳光,老张头摸了摸自己的胡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因为在自习上所有学习的同学都在写物理,所以他们班物理平均分能高出三班二十分。
  正因如此,他们总是有各种理由找令人爱戴的安老师。
  “秦老师,我这道题不会,请问可以把安老师叫过来不?!”
  “秦老师,我这里有个问题,我觉得以安老师的……”
  然并卵,神荼可是一个热爱工作的老师,所以……他驳回了他们的请求并告诉他们:“这是自习。”并附以眼刀无数,导致学生集体躺尸再起不能。
  
  这一切都在那一天终结了。
  
  照例想嗨不敢嗨的学生自习,照例坐在门口的神荼。
  然后,后窗户探出了一个脑袋。
  我们的安岩同志迷茫的看着前门的神荼老师,然后说:“你们不是有人看吗,为什么主任叫我来?”
  (老张头表示他不是他没有叫安岩,一切都是包妮璐的锅。)
  “老师老师,你在这儿吧!”
  “嗯,老师我们有很多都不会做!”
  “嗯……不是,那个……你们不是自习吗?”
  “你留下来吧,他们比较喜欢你。”
  噫,神荼,本王在你的话中觉察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  然后在学生们的哭天抢地里,安岩留了下来。
  “安老师!您帮我看一下这道题……吧……”
  路遥在神荼冷漠的目光里一点点的又坐了下来……
  “哎,看就看呗,你害怕什么呀你?”安岩好笑的弯了弯唇角,“来我看看。”
  “啊这道啊……我跟你说啊……一定要理清思绪,把条件弄清……好了,我记得有个易懂一点的例题,我给你找找啊……在哪儿来着……”
  “二货。”
  “yooooooooo~”
  “诶嘿嘿~”
  
  “别起哄做你们题!”
  安岩被发丝掩盖住的耳廓有一点微红,神荼看了看,没说什么。
  “放学了放学了!赶紧走,在教室里赖着看什么呢?!”安岩听见铃声后松了一口气,胡乱嚷道。
  啊,安老师真可爱。
  一群熊孩子在心里想 。
  “老师再见~”
  “两位老师再见~”
  ……
  “那啥,神荼,我……先去收拾东西啊。”
  “快点,胖子他们叫你今天晚上去他们聚会。”神荼没动,靠在门框上。
  哟呼还有那么一丢丢霸道总裁的赶脚,哦,聚会啊。
  聚会?!
  “你去吗?”安岩极快的问了一句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,反射性的就问了
  神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——虽然不明显但是我们的小天使坚持说自己看出来了——说:“去。”
  “哦哦哦,那我收拾东西去了。”

眉眼带笑(1)

OOC
OOC
OOC
  “安老师!我有个问题想问您……”
  “啊不是应该……”
  “安老师,这道题我有些疑问……”
  “啊这个中间……”
  包妮璐凝视着安岩……周围的一大群人,小岩子很受欢迎啊……
  啊……好忧伤,怎么就没人来问我问题呢……其实语文上的重点很多啊……
  “上课了上课了!走了走了,迟到了你们数学老师会揍你们的……一群熊孩子……累死我了……”
  安岩带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把熊孩子们送走,然后瘫倒在了椅子上。 
  “小岩子,你这么诋毁神荼……就不怕——”上挑的尾音,,配上女人精致的妆容,优雅的身姿,这样的女人足以令人为之疯狂。
  而对面看起来年轻阳光的大男孩毫无反应。
  “别别别,包姐你饶了我吧,我就是觉得他不会知道才说的……”
  “而且……就算他知道了……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吧……”
  后面的嘀咕声越来越小,到最后几乎听不到了。
  “好了好了,我去主任那走一趟,有点事。”
  “好嘞,包姐慢走~”
  现在是早上第二节课,阳光不是很耀眼,透过玻璃窗落在办公桌上,还有一些照在安岩脸上,映着金边眼镜闪出的光线像是细小的,在白天爆开的烟花。
  安岩正在写重点教案,一群熊孩子的物理差死了,连个浮力都会算错。
  他今年二十二岁,大学毕业已经两年了,考了教师资格证就被包姐介绍来了这里,因为跳了两级,又一路保送,所以毫不费力的成为了正式老师。
  和他教同一个班的数学老师叫神荼,今年二十五岁,一开始包姐介绍他的时候……安岩在心里吐槽了很多……不说这个中二的名字,你确定你真的不叫神茶?
  好吧他不是。
  另外从包姐那儿知道他姓秦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,秦神荼?MD这什么鬼名字啊,还是叫秦狗蛋,或者叫秦二狗,都挺好的。
  嗯……初二的班,怎么说呢,说不上忙也说不上闲,四门主课,四门副科,再加上美术,音乐,体育……各类活动之类的,身为班主任的神荼自然义不容辞的挑起了大梁——然后把任务分给各科老师……
 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……安岩揉了揉眼睛,为什么会教上这么一群熊孩子啊……
  两三个拔尖的,十几个成绩优秀的,二十几个浮动在中游不上不下急死人的,几个……为年级垫底,是会让老师无比头疼的班级啊。
  平时一大群熊孩子碰上上数学课就唉声叹气,诶——你们数学老师多帅啊,叹什么气啊,不就是严肃了一点,严格了一点,没事没事(幸灾乐祸笑)。
  物理课倒是开始积极的跟打了鸡血一样,结果精神抖擞的听半节就一个个打瞌睡。
  好吧好吧,该下课了,安岩看着外面正在升起的太阳,伸了个懒腰推门出去。

新年贺文

QAQ一不小心把去年的贺文删掉惹QAQ

OOC
OOC
重度OOC预警
     原著背景的贺文。
  “神荼神荼!今天二十九了!二!十!九!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嗯?!你就一个嗯?!,明天是除夕诶!年三十儿诶!”
  “二货,大惊小怪。”虽是这么说,神荼的手却已经揉上了少年的发顶 ,少年的发质非常好,散发着淡淡的洗发露香味,金丝边眼镜上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些许灰尘,却挡不住少年那双杏眼散发出的光芒。
  “神荼,我们出去玩好不好!”
  “好,去哪儿?”
  “嗯……内个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少年颇有些沮丧,往身后那人的怀里靠了靠。
  “安岩”那人的声音颇有些蛊惑的味道“在家里吧,我们好好的闲一个下午吧。”
  两人一年到头都在出任务,安岩已经成长为新一代THA新人的偶像,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THA金牌宝藏猎人。
  前两天,俩个人好不容易火急火燎的完成任务赶回来。安岩比神荼要早一天回来,江小猪告诉安岩赶紧跟神荼准备过年,他已经把他们的后续任务安排到年后了,之后继续去忙。
  一月二十四号的时候,神荼回来了,安岩拉着神荼问他需要什么,神荼……一脸懵逼,他小时候一直在法国生活,后来出事被送到师傅那儿,几乎没有正经的过过年,安岩也没有什么经验,几乎全是靠别人说的,俩人对脸懵逼。
  后来两人在包姐的指导下买了年货,挑了对联,当然,过程极其辣眼睛。
  所谓辣眼睛的过程:
  “神荼,你看这个怎么样,我看挺吉利的!”
  “嗯,挺好的。”
  “神荼神荼!这里有现写对联诶!我们要这个好不好!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神荼……我想吃这个……”
  “好。”然后极其迅速的掏钱。
  “神荼神荼!你看!冰糖葫芦!我要那个葡萄干的!”
  “阿伯,麻烦你给我们拿两个葡萄干的。”
  “神荼!付钱!”安岩拿过糖葫芦,把糖葫芦塞神荼嘴里,然后潇洒的转身投入另一个小摊。
  神荼在后面付钱,买糖葫芦的阿伯笑着看着他:“小伙子,刚才那个,是你爱人吧?”
  神荼有些奇怪的看他,他不指望社会上的人能理解他们,他只希望没有人打扰他们就好。
  而且,这样的老人不是一般都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吗?
  “哟,真是啊?!祝你们幸福,新年快乐啊!”
  “真是的,我孙女老念叨这个,还嫌弃我固执……我想了想,年轻人爱怎么怎么吧,我都是半个身子入土的人了,又有什么不同意不高兴的呢……”
  “谢谢阿伯。”神荼翘起嘴角,看起来终于有些温度。
  神荼,回过身,招手。
  “安岩,过来。”
  “嗯?”安岩咬着嘴里的糖葫芦走过来,手里还提着热奶茶。
  “过来,冷。”
  “好~我把我的围巾给你~”
  安岩你是不是想错了,我是怕你冷。神荼想。
  “不用,我是怕你冷。”
  “没事儿,我可好着呢,你别冻着啊,冻着我心疼。”
  自从两人确定关系后,从“我”到“我们”似乎只需要一天的时间,两个人说情话说的极其顺溜,也是,两个大男人,没什么可扭捏的。
  想了想前天他们在街上吃小吃安岩吃撑的事,神荼无意识的笑起来,安岩却偏过头看着他,说:“神荼……你以后不要笑了吧……”
  也许是因为高兴,神荼话有点多。
  “为什么,我笑的不好看?”
  “不不不,你笑得太好看了,我怕别人看到喜欢上你,我可不喜欢有人来抢我的东西。”
  神荼仿佛完全没有为自己被定为“东西”而闹心,他摸摸安岩的头,告诉他:
  “我爱你。”
  “嗯?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”
  “二货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我也爱你~”
  神荼突然把安岩拉过来,两人的唇贴在一起,安岩短暂的惊诧后很快反应过来,开始回应神荼。
  两人在沙发上继续腻歪了一阵后,安岩继续葛优躺,神荼起身去做饭。
  俗活说,饱暖思淫欲。
  安岩的神荼就是“思”的典型。
  都出任务出了好几天,神荼也很想安岩,想要把他狠狠地抱在怀里,让他知道,安岩他只能是他神荼的,绝不能离开。他告诉安岩:
  “你是我的,谁也不能抢走。”
  “嗯,我是你的,我不会走,绝对不会。”
  不知道是谁先贴上谁的唇,意乱情迷里,安岩用仅存的理智告诉神荼:
  “回……回卧室……”
  黑暗里,只能听见些许呻吟,也足以想象出一室春色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第二天把赖床的安岩拉起来,贴对联。
  他们没找到神荼郁垒的门神,卖对联摊主说那几年前就不印了,安岩很是失望,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  神荼好一顿哄,却发现安岩根本没要不高兴,安岩还笑了他一会儿。
  下午去串了门,瑞秋家里,罗平被瑞秋看似指使实则撒娇的命令弄得晕晕乎乎,说什么干什么。
  江小猪也不嫌弃国际长途昂贵的费用,拿着手机,眉飞色舞的跟琼斯小姐聊着这几个月的见闻。
  胖子在古董店里和张天师喝着茶侃大山。
  安岩宣布和神荼在一起的时候,包姐还好一顿调笑,如今包姐还是单身,却活的一身潇洒。
  安岩想,现在我们在意的人都过得很好,真好。
  嗯,安岩,我们也过的很好。

我的两个傻缺铲屎官(下)

  鬼知道这个人类经历了什么,昨天还一副天要塌了猫粮要断了的表情……
  今天周身都萦绕着一股令猫不想接近的气息。
  我觉得他嘴咧的有点大了。
  但是好像很开心?
  睡前兴奋的抓着我撸毛撸了整整半个小时……嘴里还念叨着什么“他说他是喜欢我的……”
  好了好了,他喜欢你,能放下我了吗,我鱼干还有半条呢,能让我先吃完吗?
  大概是听到了我内心的诉求,人类竟然放下了我,翻过身看着手机傻笑去了,我用爪子巴拉了一下被子,看到亮着的方块上是奇怪的道道。
  大概是他们说的汉字吧。
  不过这两个字……很想人类经常写的那个啊……
  直到有一天,一只两脚兽来到了我的领地里。
  人类!我允许你在我的领地,不代表你可以带另一只两脚兽来!
  这只两脚兽头上的两道黑杠纠了纠,蹲下来,蹄子伸向了我的后颈,把我提溜了起来。
  “你养的猫?”
  人人人人类!快把我放下来!
  人类应该是知道我不高兴,害怕了,所以,
  “神荼,你放他下来,他比较脆弱,很胆小的。”
  啥玩意儿?
  你还笑?
  呵,人类,我总会让你知道,被教案纸碎片支配的恐惧的。
  两脚兽把我放……扔到猫窝,转身拉起人类的手进了客厅。
  停停停,那是我的窝。我挤开两脚兽的蹄子,趴在那块地毯上。
  等一下,那是我的窝。我踢开两脚兽的蹄……爪子,艰难的爬上了猫爬架,虽然它已经因为我不爬,而变成了人类的置物架,但是,就是我不爬,那也是我的!
  拿开拿开,那是我的窝。我扒开两脚兽的爪子,抱住了小抱枕。
  看见了没,两脚兽,这个窝里,没有你的领地,快出去!
  ……这个房间里。
  没有你的东西,出去出去!
  “安岩,它……不喜欢我。”
  你你你你装什么装!我的爪子只会让这个人类捏的!
  疼死了!
  你你你你放尊重一点!
  我那么努力的想护住我(和人类)的领地,结果!
  人类居然打我?!
  虽然你打的轻,虽然就是打在毛上了,但是,你打我的这一巴掌,我会永远记住!
  你个没良心的人类!
  
  又过了两年,这只没羞没躁的两脚兽过来帮忙搬了家,搬到了一栋公寓里,两个人类住,稍稍大了一点,不过我挪了点东西堆了堆,就不空了。
  两脚兽整天和人类睡在一起,还抱成一团,我就不太懂,毕竟天气也不是很冷。
  另外不要在早上的厨房里互相蹭蹭抱抱啊!我的猫粮还没倒呢!
  不过人类似乎很开心,那就不挠那只两脚兽啦。
  所以,看在我没挠你的份上,能多给两条小鱼干吗?
  我跟两脚兽对视良久,传达着我想要小鱼干的渴望。
  在我期盼的眼光中,两脚兽缓缓扭过了脑袋:
  “安岩,他说他要减肥,不吃了。”
  “所以,把火腿拿回去吧。”
  “好吧好吧,听你的……”
  “另外,神荼——别那么幼稚了,快点吃饭,早上有课……”
  呵,人类,我皮卡猫今天就要挠死这只两脚兽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明是七夕,我却在家里码了一天的字。
写这篇的本意,是想以别人的视角,看荼岩整天无责任甜甜甜,后来觉得想写更细致一点,于是就想到了能在他们家里的。
转而想到了猫,平心而论,我个人是很喜欢猫的,无奈母上不准养,只能每天在手机上靠别人家的猫存活。
背景是用的《眉眼带笑》的构架。

我的两个傻缺铲屎官(中)

  当我觉得他有神经有点问题的时候。
  这个人类用爪子把我拿起来,开始用脸在我身上摩擦……
  作为一只长毛猫,我决定在下次掉毛的时候陪伴他左右。
  在看着这个人类在倒猫粮,洗衣服,写教案,睡前……等等时间突然笑出声后,我觉得,可能,我需要换一个铲屎官了。
  直到有一天……
  这个人类在厨房发出一阵鬼畜的笑声后,背着双肩包扬长而去。
  当然没忘了我一天的猫粮。
  傍晚他回来的时候,
  我就遭到了新一轮的蹂躏!
  但是这个人类一边蹭还一边说:“他竟然觉得我做的点心好吃诶……”
  我有点疑惑,他这个状态……怎么跟……隔壁家的小橘猫那么像呢……
  隔壁家的小橘猫是只母猫,虽然看见帅猫后的反应很像此时的人类,但是我还是否定了自己的奇妙猜想。
  在一个人类不上班的日子,这个人类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把我掀下床后,又睡着了。
  我把爪子按在人类的脸上。
  看到他脸稍微变形,下床去猫砂盆那了。
  回来窝在柔软的猫窝里的时候,看见床上的被子翻了两翻,然后人类突然坐起。
  吓死劳资啦!没看见都从猫窝里下的翻出来了吗?!还不来抱我!还在那打电话!
  狗知道谁在电话里跟他说了什么,兴奋的神色比前两天下雨的晚上更兴奋。
  然后看了看冰箱,蔫了。
  看什么看,那里面只有我的小鱼干了。
  谁让你每次周五傍晚回来都跟一滩人类一样,根本不记得补货好吗。
  我亦步亦趋的跟着他,看他兴奋的穿好了衣服,给我倒了一天的猫粮,眼里发光的跑出去了。
  狗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
  在家里吃着猫粮,
  我想着,
  一会去找对门的黑猫好了。
  
  晚上的时候,人类回来了,推门推的很慢,没说话,正担心,这个令猫担心的人类过来把脸埋进我的毛里,问:
  “他到底喜欢我吗……什么都不说……像在耍我一样……可是跟他在一起很开心……只是在一起……”
  我的毛有点湿,今天就不推开他了。
  人类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轻起来,我有一点心慌,但是我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心慌 这种要喘不过气,四肢发软的,是心慌吗。
  他蹲下来,抱着腿。
  我跳到他的身上,轻轻的舔了舔他的脸。
  有点……咸?
  这个人类说猫咪不能吃太多盐的,所以我也不确定人类脸上是不是咸的。
  他为我洗澡时总是很轻柔,而我则毫不留情的扑腾他一身水,今天也一样,他不说话,我也不好意思去糊他水,之后在洗完之后吹毛的时候,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腿。
  他对我笑了,眼里像是有光。

我的两个傻缺铲屎官(上)

七夕贺文
  我是一只猫。
  一只被铲屎官恨不得供起来的猫。
  我现在只是想介绍一下,
  我的两个傻缺铲屎官。
  一个铲屎官比较傻,不过我很喜欢他,因为他给的猫粮总是多一点。
  而另一个铲屎官不经常笑,而且给的猫粮很少,至少没有另一个多!
  我很努力抑制自己不挠他了!
  可是那个男性两脚兽经常以“会胖”的理由,不让另一个男性两脚兽给我小鱼干!
  虽然我已经吃过了!但是我还是很不开心!
  在被他们领养之前,我是街边的流浪猫,满月后就被扔出来了,一开始是靠小孩子们喂一些火腿肠,剩饭生活,后来一岁多一点开始寻找自己的领地,虽然在一大群两脚兽中穿行很艰难,我还是在一个墙角找到了没有别猫气味的地方。
  最重要的是我听两脚兽们说这是一所学校,那么肯定会有很多幼年两脚兽吧!果然不出我所料,在这里留下气味驻扎的第一天,我就受到了来自两脚兽们的朝贡,所以,姑且称他们“人类”吧。
  而被领养就是另一件事了。
  首先为了区分,我就叫那个比较傻的铲屎官“人类”,叫另一个“两脚兽”吧。
  先说明我并不是因为小鱼干的事情怀恨在心。
  那是我被晒的像一滩猫的时候。
  总之在这样一个烈日炎炎,无论哪个学生都被晒的蔫巴巴的日子,这个人类,拿着火腿肠,心怀不轨居心叵测的,来到了我的小纸箱前。
  虽然本喵早就看出他并不是个学生,但是仍然接受了这个人类的朝拜。
  可是,这个大胆的人类竟然!趁着我吃火腿肠的时候问我,
  “你愿不愿意来我家啊?我养你啊,可以天天吃小鱼干哟~”
  啊啊啊太犯规了!开出这种让猫无法拒绝的条件!
  就这样,这个人类求着我来到了他的窝里驻扎。
  显然他是第一次养猫,这一点从他当晚为我洗澡之后,把脸埋在我的毛里磨蹭个不停可以看出。
  然后趁这个人类去洗澡的时间,我巡视了下这个窝……房间。
  因为别的猫朋友以前会偷偷从家里出来给我带猫粮,所以我还是对被包养……圈养的生活有点准备的。
  没想到这个人类居然以没有准备好猫窝的理由,抱,着,我,睡,觉!
  你你你……大逆不道,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胖虎!
  ……猫。
  看在这个人类知道开空调,而且身上很舒服,我就……姑且让你养着吧。
  在被他包……圈养了一段时间后,我才发现这个人类原来是两脚兽们中一种叫“老师”的生物。
  那时候我的领地旁,是这些生物的聚集地。
  在被他圈养一年后,我敏锐的发现了他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。
  
 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类都能在做饭的时候发愣直到菜糊掉的。
  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时间也微妙的减少了。
  在写教案或者看书的时候会微妙的笑出声来。
  莫不是傻了吧。

啊……因为部分个人原因,我退出了汤圆创作,也许是因为矫情吧,真的是有点失望了。
嗯……以后就在lofter找个新的开始吧~
汤圆ID是水漫无涯,最近会把在汤圆写的文搬过来,搬完后,汤圆那边就要删了。
然后这是我在汤圆的那个。
嘛大家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