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然

懒癌晚期+暂时性失忆症,是个有点自卑又很喜欢碎碎念的人呢

新年贺文

QAQ一不小心把去年的贺文删掉惹QAQ

OOC
OOC
重度OOC预警
     原著背景的贺文。
  “神荼神荼!今天二十九了!二!十!九!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嗯?!你就一个嗯?!,明天是除夕诶!年三十儿诶!”
  “二货,大惊小怪。”虽是这么说,神荼的手却已经揉上了少年的发顶 ,少年的发质非常好,散发着淡淡的洗发露香味,金丝边眼镜上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些许灰尘,却挡不住少年那双杏眼散发出的光芒。
  “神荼,我们出去玩好不好!”
  “好,去哪儿?”
  “嗯……内个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少年颇有些沮丧,往身后那人的怀里靠了靠。
  “安岩”那人的声音颇有些蛊惑的味道“在家里吧,我们好好的闲一个下午吧。”
  两人一年到头都在出任务,安岩已经成长为新一代THA新人的偶像,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THA金牌宝藏猎人。
  前两天,俩个人好不容易火急火燎的完成任务赶回来。安岩比神荼要早一天回来,江小猪告诉安岩赶紧跟神荼准备过年,他已经把他们的后续任务安排到年后了,之后继续去忙。
  一月二十四号的时候,神荼回来了,安岩拉着神荼问他需要什么,神荼……一脸懵逼,他小时候一直在法国生活,后来出事被送到师傅那儿,几乎没有正经的过过年,安岩也没有什么经验,几乎全是靠别人说的,俩人对脸懵逼。
  后来两人在包姐的指导下买了年货,挑了对联,当然,过程极其辣眼睛。
  所谓辣眼睛的过程:
  “神荼,你看这个怎么样,我看挺吉利的!”
  “嗯,挺好的。”
  “神荼神荼!这里有现写对联诶!我们要这个好不好!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神荼……我想吃这个……”
  “好。”然后极其迅速的掏钱。
  “神荼神荼!你看!冰糖葫芦!我要那个葡萄干的!”
  “阿伯,麻烦你给我们拿两个葡萄干的。”
  “神荼!付钱!”安岩拿过糖葫芦,把糖葫芦塞神荼嘴里,然后潇洒的转身投入另一个小摊。
  神荼在后面付钱,买糖葫芦的阿伯笑着看着他:“小伙子,刚才那个,是你爱人吧?”
  神荼有些奇怪的看他,他不指望社会上的人能理解他们,他只希望没有人打扰他们就好。
  而且,这样的老人不是一般都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吗?
  “哟,真是啊?!祝你们幸福,新年快乐啊!”
  “真是的,我孙女老念叨这个,还嫌弃我固执……我想了想,年轻人爱怎么怎么吧,我都是半个身子入土的人了,又有什么不同意不高兴的呢……”
  “谢谢阿伯。”神荼翘起嘴角,看起来终于有些温度。
  神荼,回过身,招手。
  “安岩,过来。”
  “嗯?”安岩咬着嘴里的糖葫芦走过来,手里还提着热奶茶。
  “过来,冷。”
  “好~我把我的围巾给你~”
  安岩你是不是想错了,我是怕你冷。神荼想。
  “不用,我是怕你冷。”
  “没事儿,我可好着呢,你别冻着啊,冻着我心疼。”
  自从两人确定关系后,从“我”到“我们”似乎只需要一天的时间,两个人说情话说的极其顺溜,也是,两个大男人,没什么可扭捏的。
  想了想前天他们在街上吃小吃安岩吃撑的事,神荼无意识的笑起来,安岩却偏过头看着他,说:“神荼……你以后不要笑了吧……”
  也许是因为高兴,神荼话有点多。
  “为什么,我笑的不好看?”
  “不不不,你笑得太好看了,我怕别人看到喜欢上你,我可不喜欢有人来抢我的东西。”
  神荼仿佛完全没有为自己被定为“东西”而闹心,他摸摸安岩的头,告诉他:
  “我爱你。”
  “嗯?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”
  “二货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我也爱你~”
  神荼突然把安岩拉过来,两人的唇贴在一起,安岩短暂的惊诧后很快反应过来,开始回应神荼。
  两人在沙发上继续腻歪了一阵后,安岩继续葛优躺,神荼起身去做饭。
  俗活说,饱暖思淫欲。
  安岩的神荼就是“思”的典型。
  都出任务出了好几天,神荼也很想安岩,想要把他狠狠地抱在怀里,让他知道,安岩他只能是他神荼的,绝不能离开。他告诉安岩:
  “你是我的,谁也不能抢走。”
  “嗯,我是你的,我不会走,绝对不会。”
  不知道是谁先贴上谁的唇,意乱情迷里,安岩用仅存的理智告诉神荼:
  “回……回卧室……”
  黑暗里,只能听见些许呻吟,也足以想象出一室春色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第二天把赖床的安岩拉起来,贴对联。
  他们没找到神荼郁垒的门神,卖对联摊主说那几年前就不印了,安岩很是失望,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  神荼好一顿哄,却发现安岩根本没要不高兴,安岩还笑了他一会儿。
  下午去串了门,瑞秋家里,罗平被瑞秋看似指使实则撒娇的命令弄得晕晕乎乎,说什么干什么。
  江小猪也不嫌弃国际长途昂贵的费用,拿着手机,眉飞色舞的跟琼斯小姐聊着这几个月的见闻。
  胖子在古董店里和张天师喝着茶侃大山。
  安岩宣布和神荼在一起的时候,包姐还好一顿调笑,如今包姐还是单身,却活的一身潇洒。
  安岩想,现在我们在意的人都过得很好,真好。
  嗯,安岩,我们也过的很好。

评论(3)

热度(16)